《乐队的夏天》躁起来了 小众音乐综艺夏天到了吗

时间:2019.06.04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K


1905电影网专稿 在上周末上线的《乐队的夏天》第二期里,成军20年的痛仰乐队正式登上舞台,带来了那首乐迷熟悉的《再见杰克》。


这只摇滚圈无人不晓的“老炮儿”乐队,正在以他们熟悉的姿态,通过不熟悉的平台为更多观众所熟知,也在摸索着从音乐节现场走向更大舞台的路径。 


几乎同一时间,美声音乐综艺《声入人心》衍生出的同名音乐会全国巡演在上海落下帷幕。巡演历经全国15座城市,场场爆满,一票难求。曾经高冷的美声音乐通过一档综艺节目,似乎不再曲高和寡。


《声入人心》选手参加全国巡演


从2017年一炮而红的《中国有嘻哈》到2018年的《声入人心》《即刻电音》《国风美少年》再到如今的《乐队的夏天》,音乐综艺市场越来越呈现出垂直细分的发展态势,曾经偏居一隅的小众音乐正以综艺的形态在更大的平台招揽着听众。


垂直类音乐综艺层出不穷的背后,小众音乐节目的“夏天”真的到了吗?


“全民”音乐综艺风光不再?


2012年7月13日晚,《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登陆浙江卫视,除第一期以外,收视率均为同时段榜首。总决赛实时收视率曾一度超过6%,收视份额逼近30%。


无论是由刘欢、那英、杨坤、庾澄庆组成的导师天团,还是吴莫愁、吉克隽逸、梁博、袁娅维等个性选手都曾成为全民热议的焦点。


刘欢(左)担任《中国好声音》导师


《中国好声音》的火爆,让中国音乐选秀节目在《超级女声》《快乐男声》等之后再度迎来又一高潮。


一时间,各大卫视争相打造旗下的音乐选秀类节目,如湖南卫视的《中国最强音》、东方卫视的《中国梦之声》等等,大多采用明星导师与素人选手相结合的形式,主打大众化和娱乐性,同质化也非常严重。


东方卫视《中国梦之声》请来王伟忠、李玟、韩红、黄晓明(从左至右)


截止去年,“中国好声音”系列已连续播出了七季(包括两季“中国新歌声”),成为选秀类音乐综艺当之无愧的王牌节目,但与此同时,收视率和话题度的下跌已成不争的事实。


虽然每一季,节目组都试图用新加盟的明星导师和赛制更改,提升节目的话题热度,但观众的审美疲劳和音乐人才的匮乏都掣肘着这档老牌节目再度打造出全民歌手或“万人空巷”的火爆局面。



另一边,仅比《中国好声音》晚半年时间,湖南卫视推出了明星音乐竞技节目《我是歌手》。参与竞赛的不再是素人新秀,而是如羽泉、齐秦、沙宝亮、黄绮珊这样的成名歌手。凭借明星阵容和精良制作,收视率不断走高,成为又一现象级综艺。



《我是歌手》的成功同样催生了一大波专业歌手或明星音乐竞演类节目,如《蒙面歌王》《全能星战》《跨界歌王》等等。虽然形式不尽相同,但主打的都是明星竞技这一卖点。


与《中国好声音》类似,“我是歌手”同样面临着“综N代”的创新困境。刚刚结束的《歌手2019》主打全新的“原创”理念,集结了刘欢、齐豫等重磅大咖,效果却未及预期,14期收视率均未能突破1%,也难以产生全网传播的爆款歌曲。



从《中国好声音》和《歌手》两档节目的发展路径不难看出,中国音乐综艺市场在很长时间以来,存在一种周期性的发展规律,即爆款模式出现,催生大量同质化节目集中井喷,造成观众审美疲劳和选手资源匮乏,创新乏力等困境。


同时,这类主打大众化,全民向音乐综艺的逐渐退潮也在预示着观众对音乐综艺需求的悄然转变。


垂直类音乐节目崛起


早在2012年,广西卫视就曾推出以民歌为主题的音乐综艺《一声所爱·大地飞歌》通过著名音乐制作人带队对传统民歌重新改编。


同一时期,深圳卫视也曾推出主打无伴奏合唱“阿卡贝拉”的《The Sing-Off清唱团》,但囿于平台、制作、时机等种种原因,这些早期的垂直类音乐综艺均未能大火。


直到2017年,《中国有嘻哈》的横空出世,才让市场真正看到了“小众音乐”的潜力。



爱奇艺副总裁陈伟曾在采访中表示,《中国有嘻哈》的定位不仅是一档简单的选秀节目,而是一档说唱文化推广节目。通过强剧情和强悬念的真人秀式剪辑,吸引对说唱不了解的大众入圈,是一个文化拉新的过程。


最终,《中国有嘻哈》以26.8亿的惊人播放量将曾经小众的说唱音乐代入大众视野。节目捧红的周延、艾福杰尼,Jony J等说唱歌手及厂牌的商业价值也疾速飙升。



据某平台发布的《2018年独立音乐研究报告》显示,90后人群比年长用户更喜欢追求个性化的音乐,个性化成为中国精神消费市场的标志。而90后观众作为音乐综艺的主体受众,个性化也成了他们的核心需求。


应对这一转变,各大平台纷纷开始了对垂直类音乐综艺的探索。湖南卫视去年推出了主打美声演唱的《声入人心》。


通过36位外型和专业俱佳的男选手的美声演唱,颠覆了大众对于美声歌者的认知,起到了推广音乐剧、歌剧文化的作用,也成功将粉丝文化与高雅音乐跨界结合在一起,获得了大批忠实拥趸。节目质量也备受好评,豆瓣评分达到9.3分。


郑云龙、阿云嘎、王晰通过《声入人心》知名度大涨


近期播出的《乐队的夏天》则是从近年来不断发展壮大的音乐节和Live house文化出发,将乐队的大型音乐节现场搬到网络综艺平台,展现中国当下乐队的生存状态和生活态度,并通过嘉宾和剪辑向普通观众普及摇滚、朋克、雷鬼、放克等音乐类型知识。



在注意力经济不断分流,大众类音乐节目遭遇瓶颈的背景下,在垂直领域不断深耕已成音乐综艺的必然选择之一。


阿里文娱大优酷综娱中心高级总监宋秉华曾在采访表示,对于目前的综艺市场而言,早已不存在小众和大众之说,“重要的在于找到你的专属受众,内容越单一,传播就越精准”。


“夏天”真的到了吗?


所谓小众音乐,自然天生带有其圈层局限性。在垂直类音乐综艺百花齐放的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这类音乐节目在圈内自嗨的同时,依然面临着出圈难,破壁难的尴尬局面。


《声入人心》虽然豆瓣评分高达9.3分,但收视率仍难以挤进各大卫视周五晚间节目排行榜前三名,不及同档的另一档音乐类综艺《梦想的声音》第三季,网络播放量和话题度也远没达到现象级爆款的水平。



《乐队的夏天》虽然集结了反光镜、痛仰、新裤子、旅行团、鹿先森等31支国内一线乐队,引发圈内的关注和热议,但播出两集后,热度未及预期,不及同期综艺《这!就是街舞》第二季和《创造营2019》,豆瓣评分也仅有8508人。



相比之下,似乎只有《中国有嘻哈》真正实现了“出圈”,这与说唱文化本身所具有的“平民性”有关,与美声、摇滚、电音相比,说唱文化更容易通过抖音、快手等网络平台实现传播和下沉。


然而,即便如此,《中国有嘻哈》2.0版《中国新说唱》也同样遭遇热度和话题度下滑的窘境。对于受众相对狭窄,人才更为匮乏的小众音乐节目而言,凭借新鲜感一鸣惊人容易,但留住观众,延续热度和新鲜感却比大众类音乐节目更为困难。



此外,垂直类音乐节目也对制作团队、选手和导师的专业度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国风美少年》就因为“伪国风”备受质疑,《即刻电音》也因为剪辑喧宾夺主和主理人的专业度问题收获了不少差评。



虽然垂直类音乐综艺仍存在不少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类音乐节目让许多不为人知的音乐类型和音乐人逐渐走入大众视野,在竞技和娱乐性的同时,起到了很好的音乐普及和提升观众音乐素养的作用,这都是小众音乐综艺超越收视率层面的意义与价值。


以《声入人心》为例,节目的成功和选手的热度直接带动了整个音乐剧行业的发展。不仅热门选手郑云龙出演的音乐剧门票被抢购一空,同期的其他国产、进口音乐剧票房也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


《声入人心》巡演长沙站


虽然这股热度的持续性还有待时间考证,但节目效应无疑为音乐剧行业吸引来了第一批圈外观众。


说唱节目的火爆带动了说唱演出市场的爆发,由“声入人心”衍生出的各类巡演也场场爆满,不出意外,随着《乐队的夏天》热播,音乐节及Live house演出市场也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如何深度开发这些小众音乐节目背后广阔的音乐市场,让综艺效应从一夜爆红转向持续收益,也是行业亟待思考的问题。



在观众音乐素养不断提升,个性化需求日趋突出的当下,垂直细分的小众音乐综艺节目已显示出巨大的市场潜力。


回归音乐本身的良心制作、吸引观众的节目模式、外加充满人格魅力的选手和引发情感共鸣的故事。若能做到以上几点,相信小众音乐综艺的“夏天”并不遥远。


文/阿K

追龙
动作

追龙

甄子丹对决刘德华

虎口脱险(译制版)
喜剧

虎口脱险(译制

译制电影巅峰之作

我愿意I Do
喜剧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两帅男

杨贵妃
剧情

杨贵妃

倾国美人传奇一生

杨贵妃
爱情

杨贵妃

大唐盛世一代宠妃

斗牛
喜剧

斗牛

黄渤一人大战奶牛

免费A级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