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电影网>电影号

看哭所有人,国庆档别错过这部走心佳作

时间:2020.10.04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桃桃淘电影

假期余额即将过半,不知道国庆档各路大片,大家是不是已经看得差不多了?

接下来的假期,还会有不少新片错峰上映,也为大家提供了更多的观影选择。

我们今天想要和大家聊的这部电影,就是将于10月5日,也就是明天上映的《再见吧!少年》。

在大片云集、竞争激烈的国庆档期,《再见吧!少年》毫无疑问是部“小”片。没有博人眼球的视效奇观,也没有演职员表里数星星的超豪华阵容,但它重在以情动人,可以算是同档期中最能打动人、最好哭的一部新作了。

《再见吧!少年》的故事关于荣梓杉饰演的一位普通的初中学生王新阳,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彻底改变了他本来的生活。

面对未知的明天,他在家人和朋友的陪同下一面艰难对抗病魔,一面努力在有限的生命中,实现自己对音乐的梦想。

其实在以往的影视作品中,抗癌题材并不少见,但很少有故事以孩子为主角,讲述他们的抗癌经历。

这个设定本身,就充满了巨大的戏剧性。

十三四岁的年纪意味着新鲜、朝气与生命力,对于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少年们来说,他们显然很难确凿地理解,疾病与死亡到底意味着什么。

确诊后的王新阳也经历过这么一段时期,他刚刚住院时,亲戚朋友们送来了无数玩具和零食,他甚至对生病充满了好感,可以收获无数的礼物,还可以“名正言顺”地不上学。

可是随着治疗的时间越来越长,以及经历过令人难以忍受的化疗之后,王新阳开始逐渐意识到疾病的狰狞与凶猛。

他心里萌生出恐惧、沮丧与怀疑,开始质问,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是别人生病?

这或许就是命运残酷之处:明明他的人生才刚开始没多久,有很多没有体验,有太多没来得及完成,但这一切很可能就将要结束了。

坦白讲,这一题材故事的情感尺度很难拿捏,如果用力过猛,就会有煽情的嫌疑。而只要给人以煽情之感,影片原本想传递出的情感,也会因此变得廉价。

《再见吧!少年》的好哭和感动,却并非来自煽情,而是因为它让人与其中的情节实现共情。

所谓共情,其实就是代入感。观看这部电影的过程中,很容易就融入到了故事的氛围里,体会到角色所经历的苦痛与欢喜。

影片本身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所以它的故事也拥有一层现实底色。

电影中,有很多小细节刻画出疾病对病人身体的影响,手臂因为时常输液和抽血布满了针眼,化疗而引发的呕吐不止,还有身体上遍布的大大小小的淤紫。

镜头没有在这些细节上进行过多的停留,但仅仅是为数不多的有限画面,就足以让人们意识到疾病恐怖的破坏力。

尤其是,这种巨大的力量需要一个孩子来承受时,这种残忍又被放大了一些。

影片中更加写实的,是对亲子关系的刻画。

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大病从来都不只是一个人的事,而是一场举家出动的战役。

它不仅改变了王新阳本人的生活,也影响着整个家庭的命运。

王新阳开始治疗后,他的母亲每晚都会在病床边陪护,后来为了照顾孩子,辞去了原本的工作;

父亲因为高额的医药费卖了家里的车,和妻子商量过后又卖掉了房子;

两人为了提高王新阳骨髓移植配型的成功率,甚至打算再生一个孩子;

他们竭尽全力,试图抓住几乎每一道生机,哪怕再渺茫、再微弱,而这一切,只为了孩子能健康痊愈。

电影中父亲母亲的形象格外鲜明,也让人感到熟悉,它塑造出的,就是典型的中国式的家庭关系。

刘敏涛演绎的“虎妈”,很少对儿子展露情感。她严厉、好强,表面上冰冷且坚硬,但她始终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孩子。

儿子生病后,她几乎没有在孩子面前掉过一滴眼泪。和孩子争执过后,她让正巧赶到医院的父亲安慰孩子,自己在走廊里痛哭,她把自己的脆弱与痛苦留在了不存在其他人的私密角落。

她也像现实中很多家长一样,面对孩子患病后有了巨大的无助感,她开始搜罗各种治病的偏方,全家人一起吃淡而无味的健康膳食,为孩子剥满满一盆用来调养身体的花生皮。

值得一提的是,演员的表现也是电影的一大亮点,并且赋予了故事更厚实的现实质感。

荣梓杉在《隐秘的角落》后,又一次证明他身为演员的可塑性。

相比内心阴郁、心思缜密的朱朝阳,他在影片里塑造的王新阳更具备少年该有的天真与青春感,而对于一些基调相对沉重的戏份,也能很好的驾驭完成。

其中最让人惊喜的,是影片里一场剃头戏。

接受化疗的王新阳开始掉头发,医生建议孩子把头发剃掉,平日爱耍帅的新阳因此和母亲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这是一场标志着转变的戏份,剃头让新阳真切地体会到疾病与死亡的阴影。

他拼命地想保住头发,其实是为了让自己离死亡远一些,让自己看上去更像个正常人而非病人。

然而新阳并没有获得这场争吵的胜利,最终,他还是在母亲的要求下剃去了头发。

这场剃头戏以一镜到底的长镜头展示,而且也能看出是真剃,这对演员意味着挑战,需要一次到位。

整场戏在逼仄的卫生间完成,母亲为儿子剃去头发,父亲在一边安慰,新阳直面镜子里的自己,看着头发一缕缕掉落。

荣梓杉的演绎,是将情绪一点点释放出来,从最初的面无表情,到最后的嚎啕大哭。

在这个连贯完整的镜头中,可以感受少年经历的近乎残忍的心理蜕变。

影片中很多展现情绪宣泄的戏份,都采用了长镜头的表现方式,除了剃头戏,饰演母亲的刘敏涛也奉献了两场精彩的情感爆发戏。

一场是得知孩子癌症复发时,对医生的质问与哀求。

身为父母的他们始终配合医院的治疗,遵循医生的嘱托,满怀着治愈的希望,再苦再难也咬牙坚持着。

而复发的消息像是压垮母亲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最终崩溃了,卸下了所有坚硬的伪装。

这场戏中,刘敏涛的演绎极具层次,诠释了角色从震惊,到愤怒,再到绝望的情绪转变。

另一场同样是哭戏,她和谭凯饰演的父亲吃着早饭,几句争执过后,父亲离开,只剩下她一个人守着空落落的餐桌。

她没有因为争吵放下筷子,继续无声吃着早餐。可是吃着吃着,眼泪夺眶而出。

紧接着,她来到儿子的房间,瘫坐在地上,抱着孩子的校服失声痛哭。

这本是一场极具煽情意味的戏份,但刘敏涛的演绎却极近真实,也使得情感变得真挚动人。

尽管《再见吧!少年》关于伤痛与告别,但它实际上讲述的却是治愈。

因此,故事用一种举重若轻的方式,弱化了现实晦暗与悲伤的一面,采用了更为阳光积极的基调。

所谓治愈,不是病理上的痊愈,而是情感与心理维度的温暖与昂扬。

这一点,从影片的摄影也能感受到,电影在绝大部分时间里都采用了清新明亮的画风,而这也是青春本该拥有的色调。

在上述诸多有关疾病的戏份之外,影片中更多讲述的是新阳面对疾病的选择。

就像预告中新阳所说的,“生命就是这样,我们可以很开心地玩,可以大声地唱歌,也可以用力跳得很高”——

在时日无多的仅存人生中,你要选择怎样的活法?

是一蹶不振,放弃抵抗,颓丧到底?还是珍惜当下,让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更具意义和价值?

显然,新阳选择了后者。

直面病痛,向死而生。

痴迷音乐的他拉着同龄的病友,组建了一支乐队,名字就叫做“too young to die”——

这听起来像是对病魔的宣战,也是属于青春的乐观与恣意。

他决定在离开之前,写出一首歌,作为他曾来过这个世界的最好证明。

这首歌,是他对世界与生命的热忱与留恋。这份爱不仅拯救了新阳,也同样完成了对新阳父母的救赎,指引他们从疾病的阴影中逃离,完成与孩子最好的告别。

电影里,新阳问朋友,你还会记住我多久?

现实中的“新阳”离世多年之后,这部电影的出现,会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他,也在一定程度上,延伸了他生命的长度。

这是一个普通人的故事,而记录下平凡且短暂的个体人生中的吉光片羽,本身就是对生命的尊重与敬畏,也为曾经或者正在经历同样苦痛的人带来宽慰与希望:

人们无法决定生命的长度,却至少可以像新阳一样,在有限的时间里,改变人生的高度与维度。

整个国庆档,《再见吧!少年》以其现实意义和温柔笔触,成为同期电影中最特别的一部。

从5.3%的首日排片来看,它也很有可能会成为档期内最容易被人们忽视的一部佳作。

而影片的治愈力量,其实值得被更多地看到和感受到。

希望它能像新阳的人生一样,被更多的人关注与记住。

免费A级毛片